墨发红瞳

科林摩根的迷(nv)妹(piao)

姓名:不知道

形态:十七岁左右的人类男性

特征:银短发,白袍斗篷,法杖

种族:月之一族

职业:首领

性格:脾气相当不好的死傲娇,完全不成熟,但心机很重

法杖:月之一族首领权杖,力量很强,认主才给用

背景:月之一族皇室(满月)唯一的幸存者,目前带领剩余族人逃亡中。看起来很年轻,实际上确实也很年轻,经常仗着自己是王而肆意妄为,拥有王之法杖却完全不会用,但由于是唯一的满月所以只能让他当王了。


姓名:不知道+1

形态:25岁左右的人类女性

特征:黑子,长刀,红色长发(参考帕帕拉奇亚)

种族:不详

职业:不详

性格:直爽开朗(参考四枫院夜一?)

背景:战斗力爆表!!!

谁都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某次事件中偶遇逃亡中的月之一族,后来就一起行动了,相当看不惯满月的大少爷做派,经常把他摁在地上通便一顿,完全不给面子,后者因为打不过并且仰仗她的实力而敢怒不敢言。在月之一族中拥有很高的地位(大概是因为敢把王打服),十分努力地在把满月调教成一个优秀的王


为什么!!昨晚的梦其实有个很厉害的世界观,超多有趣的人物,但我一睁眼醒过来就完全不记得了!!!!!

只剩下他俩了……

这是为什么!!!


昨晚梦到的冒险队友

挺有意思的小男孩,让我想起了搞人设是件多么有趣的事情,记一下,万一以后……


姓名:还没想好

年龄:二十或者不到二十吧

性别:男

身高:176

体重:67

性格:温柔善良,思维缜密,但内心其实慌得一批,超级容易紧张,紧张过头的时候会维持不住表面的镇静。

背景: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受到良好的教育,很讨长辈喜欢,家里有个很大的中式庭院,植物很多,家里经常会有各种虫子,所以能对成群结队的各种昆虫不以为意,对此,本人表示:“虫子而已嘛,大家家里都有的。”最近发现家里的某个房间里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喜欢的食物: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但会在各种地方偷藏糖果,趁着没人的时候自己找出来吃

讨厌的食物:明明不喜欢喝茶,但因为长辈们喜欢,所以只能装出一副很喜欢的样子

喜欢的东西:对水有着奇异的执着,每看到不同的水就要采样有时候还会收集一块水里的石头

讨厌的东西:与其说讨厌,倒不如说是害怕,超怕疼,严重的恐高症


暂时就这些…


记个脑洞

主人公来自未来社会,世界濒临毁灭,原因是生活在过去的大魔王面对经典的电车难题时并没有选择牺牲一个人来拯救其他的人类(至于为什么他有选择权和为什么有这种选择暂时还没想到),于是主人公被派穿越回过去,改变大魔王的选择,或者直接杀掉大魔王并代替他做选择。


主人公经历一系列事件之后终于到了和大魔王对峙的时候,然而这段时间的经历使主人公的想法慢慢产生了动摇。


结局1:主人公的动摇再加上大魔王苦口婆心有理有据的嘴遁,成功把主人公变为大魔王一派,两个人合作研究出了新的办法,直接解决了毁灭人类势力,一劳永逸


结局2:主人公为了任务和未来人类的生存,杀掉了大魔王,但他的良知始终不允许他牺牲一个无辜的人去拯救其他人,在极端的矛盾中主人公终于精神崩溃,成为新的大魔王


结局3:主人公杀掉大魔王并完成了任务,回到未来,但时间线已经被改写,未来已经没有主人公的容身之处,于是主人公只能带着这个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郁郁而终


请求

真的太丑了,以及强烈建议出翻页功能

white wind:

同意,新的页面真的一看到就觉得心情很烦躁,乱,不如以前的简洁,这波更新真的是烂暴了,跪求改回去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就想吸科了,他为什么像消失了一样…

圣母,天使与枪炮:一篇关于达芬奇的八卦考据

黄房子:

*算不上正经的考据。


**以八卦历史上大番茄的人际关系为主。


***严格来讲未完成,但我太咸鱼,没力气写了……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请往下 ↓




1.母亲



  • 莱昂纳多的生母也叫卡特琳娜(Caterina),跟斯福扎公爵夫人一模一样。在莱昂纳多出生后不久,他的生父皮耶罗与佛罗伦萨一位公证人的女儿结婚,卡特琳娜则嫁给了一位烧石砖工人。


  • 莱昂纳多在5岁与生母分离,住进父亲家。幸运的是,他的前两个继母都很喜欢他,有的传记用了“溺爱”这个词。


  • 1493年,卡特琳娜远赴米兰来看望她的儿子,并在那里染上疾病。是莱昂纳多将她送进医院。她死后,莱昂纳多操办了她的葬礼。



2. 老师:韦罗基奥



  • 莱昂纳多的父亲在佛罗伦萨广结人脉,韦罗基奥就是他的朋友之一。是他将儿子推荐给韦罗基奥,并承担了学徒期间的全部费用。


  • 莱昂纳多成为学徒的时间没有确切记载,推测最可能在1466年,最晚在1469年,也就是他14至17岁这段时间。


  • 韦罗基奥只比莱昂纳多大16岁。


  • 韦罗基奥不仅是画家,还是金匠、木匠、雕刻家和音乐家。他是个工作狂,而且总在不同工作之间切换,时不时扔下一件去做另一件。在雕刻家行业得到顶尖的名誉后,他开始转攻绘画。他起草了一副描绘宏伟战斗场景的草稿,不过“不知何故,从未完工”。此外,他曾扔下进行到一半的雕像,转而去雕刻另一座,结果最后两座都没完工。(不愧是师徒。)


  • 韦罗基奥受托绘制《耶稣受洗》,直到截稿日前七天画的背景还空着。可能是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韦罗基奥没有留下来赶稿,而是先带莱昂纳多去佛罗伦萨40公里外写生取材。不料途中天降暴雨,韦罗基奥高烧,结果画面是莱昂纳多模仿老师的画风在一天之内完成的。


  • 第二天,莱昂纳多发现老师以他为原型画的那个捧衣天使被嫉妒的师兄们刮掉了,于是他对着镜子重画了一个。


  • 据称,韦罗基奥在看到莱昂纳多画的天使之后,发誓从此再也不碰颜料。


  • 最迟在1472年莱昂纳多就已经是佛罗伦萨艺术家协会的一员了。这份记录出现在协会的缙绅录上,不过内容不太光彩:缺买圣路加福音日蜡烛,以及漏缴会费……


  • 有了自立门户的资格后,莱昂纳多依然没有搬出韦罗基奥的工作室,还跟他的老师住在一起。1476年,他的生父有了第一个合法继承人,他干脆收拾包袱“兴高采烈地”搬进了韦罗基奥家里。


  • 韦罗基奥自身也是那个时代首屈一指的艺术家,但他的光芒总是被天赋异禀的莱昂纳多所掩盖。哪怕在同时代人的口中,“天才”称号也总是属于莱昂纳多,而他是“勤劳者”和“莱昂纳多的老师”。


  • 尽管如此,这对师徒一直保持着温暖的情谊。在莱昂纳多彻底出师后,他们还共同完成了一些作品。



3. 客户:洛伦佐,斯福扎,切萨雷,路易十二



  • 洛伦佐是莱昂纳多的第一个保护人。可能是因为莱昂纳多当时就负有“盛名”的坑品,可能是莱昂纳多高调的衣着举止,又或者单纯就是气场不合,总之,洛伦佐一直对这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不咸不淡。在莱昂纳多因鸡奸罪指控而入狱时,美第奇家族从中介入,撤销了指控,不过这之后洛伦佐对莱昂纳多更冷淡了。


  • 有意思的是洛伦佐也具有隐秘的双性恋倾向……事实上,在“伟大的洛伦佐”治下,整个佛罗伦萨的风气都是给里给气的。上流社会推崇古希腊文化的复兴,尤其是柏拉图的思想。洛伦佐自己跟他的朋友们也保持着一种" 温暖,激情,往往带有煽情色彩的友谊"。


  • 关于莱昂纳多的第一次跳槽,瓦萨里说他是“荣幸地受到访问米兰的邀请”,而史学家们认为这次米兰之行是洛伦佐安排的公差。无论如何,莱昂纳多这一去就在米兰待了17年,抛下了他在佛罗伦萨的工作。(日常弃坑1/1)


  • 斯福扎公爵死在法国的一个地牢中。此时莱昂纳多早已不在米兰。在得知消息后,他在日记里写道:“公爵失去了他的爵位、财产和自由,他从事的工作一项也没有完成。”后来,人们用这句同样的话来指责他。


  • 切萨雷·波吉亚是把莱昂纳多从斯福扎公爵那里挖角过去的。为了给莱昂纳多创造最好的条件,他下令波吉亚家族辖地内所有官员和司令官都要协助“我们最杰出、最受尊崇的建筑师和总工程师”,当他有需要时,要提供任何形式的帮助,否则“就会引发我们的盛怒”。


  • 莱昂纳多可能在1502年左右为切萨雷画过肖像。


  • 在莱昂纳多随切萨雷行动的那段时期,尼科洛·马基雅维利被佛罗伦萨派往波吉亚的营地去监视切萨雷的动向,结果他与莱昂纳多一见倾盖。整整三个月,他跟莱昂纳多讨论亚诺河改道项目,把自己的新娘晾在了佛罗伦萨。


  • 虽然最终莱昂纳多没有参与运河改道的建设工程,不过马基雅维利又帮助他拿到了《安加利之战》壁画的委托。这幅享有盛誉的壁画也是米开朗基罗的《大卫》诞生的契机之一。


  • 年轻的法兰西国王路易十二对莱昂纳多印象深刻,也早有挖角之意。莱昂纳多的叔叔去世后,莱昂纳多同父异母的弟弟们决意剥夺遗嘱留给莱昂纳多的那份遗产,双方闹上法庭。应莱昂纳多的求助,路易十二写信给了佛罗伦萨执政团。佛罗伦萨不屑一顾,不过六个月后,遗产还是被判给了莱昂纳多。



4.同行:波提切利,米开朗基罗,拉斐尔



  • 波提切利是莱昂纳多的同门师兄和友人。两人曾经同住在美第奇宫殿,可能是波提切利第一个把圣玛利亚教堂的马萨乔的画展示给莱昂纳多看。这些画对两人都有深刻的影响:波提切利体现神话,莱昂纳多表现光影与人物心理。


  • 莱昂纳多喜欢波提切利,不过不喜欢对方的画作。他在笔记里吐槽波提切利“是忽视风景研究的范例”。


  • 波提切利为洛伦佐在德拉西奥列宫画了一幅涉及帕奇家族反叛题材的壁画。1479年,当洛伦佐找波提切利修改壁画时,波提切利推荐了莱昂纳多,于是这份委托到了莱昂纳多手上。当时莱昂纳多正缺委托,由此可见波提切利还是够义气的,然并卵,这幅画——《贤士朝圣的透视研究》——最后也加入了莱昂纳多的未填之坑系列。


  • 根据当年一位无名人士的记录,出于培养莱昂纳多艺术才华的兴趣,洛伦佐给了莱昂纳多一个在美第奇花园工作的机会,而花园旁边就是圣马可广场——后来米开朗基罗常常去的地方。莱昂纳多和米开朗基罗成为宿敌,这里面洛伦佐可能要背一部分锅。


  • 莱昂纳多和米开朗基罗一开始也并不是敌人。他们在一部作品中合作过,而且前期非常顺利,直到后来发生了这样一件事:莱昂纳多跟朋友说“Michelangelo can sculpt something with only some clay. (米开朗基罗只用黏土就能雕塑。)”米开朗基罗理解成是在嘲讽自己(只用黏土才能雕塑),遂反唇相讥。二人互相攻击,最后彻底掰了。


  • 米开朗基罗比莱昂纳多小近25岁。难以想象有着这样的年龄差的两人都能因为这种原因吵起来。


  • 米开朗基罗是双性恋。他甚至公开出柜过,只是由于他是教廷的艺术家,教廷把这事压了下去。


  • 拉斐尔师从佩鲁吉诺,莱昂纳多的朋友。从肖像画和瓦萨里的记传看,拉斐尔就像他的画一样,秀美、文静,性情平和。尽管是莱昂纳多强劲的竞争对手,拉斐尔跟莱昂纳多关系还不错。莱昂纳多在佛罗伦萨绘制《蒙娜丽莎》期间,他就住莱昂纳多家的街对面,两家之间只有几步路远。《蒙娜丽莎》的临摹手稿之一就是出自拉斐尔之手。


  • 拉斐尔是直的。



5.学徒:萨莱,梅尔兹



  • 萨莱是莱昂纳多在米兰期间招收的。他早就开始在笔记中抱怨萨莱“爱撒谎,惯偷,屡教不改,而且贪婪”,但萨莱却成为陪伴在他身边最久的一位学徒,直到他们在1507年告别。


  • 莱昂纳多晚年最喜爱的学徒是梅尔兹。他来自米兰贵族家庭,漂亮,谦和,聪颖。师徒分居两地期间,梅尔兹有一次迟迟不回信,莱昂纳多写了一封假装生气的信给他,内容十分之瞎眼:“你就什么也别干,光是等着我回来吧。对天发誓,我会让你不停地道歉。”


  • 在最后前往法国宫廷时,莱昂纳多带着的学徒只有梅尔兹。梅尔兹尽心尽力地照顾已经衰老的老师。临死前,莱昂纳多立下遗嘱,将自己的全部个人财产,包括笔记和画作,都传给了梅尔兹。


  • 为什么没有给萨莱?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已经闹崩了。当莱昂纳多迁居法国后,萨莱留在米兰替他打理葡萄园。为了维持奢侈的生活,萨莱私卖了莱昂纳多的画作,还将自己的一些画作冠以莱昂纳多之名出手。莱昂纳多知道后,将萨莱从遗嘱主要受益人中划去了。



6. “意大利的恶魔”



  • 莱昂纳多热爱生命的一切形态。他从集市上买下鸟儿并将它们放飞,因为不愿意杀害动物而素食。在描绘吊死的犯人,以及作为首席军师工程师跟随切萨雷·波吉亚征战时,他也像法医的照相机一般,冷静客观,如实记录,没有在笔记中透露一丝反感或同情的痕迹。用弗洛伊德的话说,“他对平常概念的善恶似乎无动于衷。”


  • 弗洛伊德将这种特质归因于莱昂纳多从童年经历中养成的独立性。“在其他的许多人身上,对某类权威的支持的需要都是强制性的,……只有达·芬奇不需要这种支持;假如在生命的最初期没有学会在缺少父爱的情形下生活,那他就做不到这一点。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先决条件,才有了他后来大胆的、独立的科学研究……”同样的原因还被弗洛伊德用来解释莱昂纳多的叛教行为。


  • 莱昂纳多不甩《圣经》那一套。他在《耶稣受难日的悼念》中写:“在欧洲的每个地方,无数的人为死在东方的一个单身汉而哭泣。”还有《膜拜圣徒的画像》:“他们可以向聋子不断大声恳求,但不会得到回应。”


  • 他跟教士的关系也一直不对付。他的第一单委托是为圣多纳托修道院画《三贤士来朝》。修道院不满他“离经叛道”的构思,把他辞退了。在《最后的晚餐》绘制期间,多明尼卡修道院副院长不断催工。而莱昂纳多向公爵表示,副院长很适合当犹大的模特。


  • 由于解剖尸体等犯戒行为,莱昂纳多被指控为叛教,这在那个时代是相当危险的指控。因为问题过于敏感,这方面内容被瓦萨里从第二版传记里删了。


  • 在生命中的最后几年,莱昂纳多才终于与基督教“达成和解”:加入圣约翰协会,每日领圣餐,做弥撒。他在遗嘱中将自己的安息之所定在圣佛洛伦汀教堂。


  • 1802年,圣佛洛伦汀教堂被下令拆毁,莱昂纳多的骸骨与许多其他骸骨一道被丢弃,又被一位园丁收起来。六十年后,人们将被认为是莱昂纳多的骸骨的部分重新下葬。他不在自己的墓石下;他的身躯和灵魂已经自由了。





Notes:


这篇笔记摘录的内容来自各方面关于莱昂纳多的记载。笔记以八卦为主旨,因此莱昂纳多的艺术成就与科学研究不在选取范围内。此外,我还过滤了一些应该是广为人知的内容,比如莱昂纳多是私生子、莱昂纳多能够单手掰弯马蹄铁之类。


如果有机会,还想写更多关于大番茄的东西。


在翻阅资料的过程中,我仿佛感到莱昂纳多效应的真正存在。史学家,心理学家,神秘学家还有小说家……不论当年还是后世,对莱昂纳多的记述总带着一层理想的色彩,所有被他吸引的人总会愈陷弥深。



“在他的天性中,我们似乎发现了强大的本能激情,但它们的表现方式又是如此温柔。”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扒史料的过程中吃了一嘴RPS……师徒、同窗、宿敌都没人吃吗?Nobody?




参考文献



[1]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达·芬奇的童年回忆.北京:新星出版社,2009


[2] 瓦萨里.意大利艺苑名人传.湖北:湖北美术出版社,2003


[3] 格列日考夫斯基.达·芬奇罗曼史.甘肃: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2007


[4] 让-皮埃尔·伊斯鲍茨,克里斯托弗·希斯·布朗.蒙娜丽莎传奇.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7


[5] 保罗·斯特拉森.美第奇家族.机械工业出版社,2016


[6] Leonardo da Vinci; Irma Anne Richter; Thereza Wells.Notebooks.Oxford University Press


[7] Thiis, Jens, 1913.Leonardo da Vinci; the Florentine years of Leonardo & Verrocchio.London H. Jenkins, Ltd


[8] Hare,t.leman.Leonardo Da Vinci.London H. Jenkins, Ltd



第不知道多少棒的咸鱼夹在太太们中间瑟瑟发抖😂

脑洞来源于今年夏天真是太热了,不能我自己热,要让他们也…

        阿泰尔仿佛闻到了鞋底的胶皮被炙热的地面烤化所散发出的难闻的气味,他低头看了一眼,确保自己的鞋底还结结实实地与整只鞋结合在一起。这个过程只花了他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他甚至都没有为此停下脚步。他不敢停下脚步,四处敲响的警铃提醒着他追逐者们还在身后咒骂不已。

        是的,他又双叒叕在被圣殿骑士追杀了。

        回去之后又要被马利克嘲笑了。这是阿泰尔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马利克会说什么呢?“我们的刺客大导师又在向耶路撒冷宣布他的到来吗?”还是“圣殿骑士自己会发现尸体的,不用你亲自去提醒。”不管怎么说,马利克绝对不会放过这种好机会的不是吗?
        阿泰尔甩了甩脑袋,努力把马利克从脑海中赶走,他现在应该专注于如何摆脱圣殿骑士的追捕。
        阿泰尔不停地奔跑着,脚下的地面反射着太阳刺眼的光芒,似乎还蒸腾着热气,远处近处的房屋像是幻影一般摇摇晃晃,当然,阿泰尔觉得这可能是他的错觉,房子怎么会晃呢?他真的很佩服那些穿的一丝不苟的圣殿骑士,他们居然还穿着铠甲,并且没有晕过去,阿泰尔开始考虑给刺客们做抗暑训练了。
        谢天谢地,他终于跑出了戒备区,虽然追兵们还紧随其后,但阿泰尔总算跑到了自己熟悉的街区,他三步并作两步地爬上附近的房子,不得不说,在房顶上奔跑比地面要累得多,当然,也热得多。阿泰尔浑身都被汗湿透了,衣服黏在身上一定程度上束缚了他的行动,让他感到很不舒服,但他还不能停下来。不过令人欣慰的是,炙热的天气似乎终于对圣殿骑士起了效果,那些追兵们被他拉开了差距,人数也没有刚才那么多了。于是阿泰尔看准时机,在屋顶的一个柱子后面进行了信仰之跃,准确的掉到了下面的草垛里。
        阿泰尔其实不讨厌干草的气息,但草垛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他躲在里面感觉像是要着火,可是他还不能出去,因为圣殿骑士还在附近搜索,至少要等到他们离开……

———————————————————————

        马利克从一开始就不赞成阿泰尔在这个时候进行他的刺杀任务,因为天气实在是太热了,人们都不愿走到街上接受日光的考验,阿泰尔会失去他的掩护,可是阿泰尔却说正因为圣殿骑士也这样认为,所以他们的防备会减弱,这是最好的时机。马利克实在拗不过他,只好妥协了。不过,在警铃响起的那一刻,他又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当初意志不够坚定了。
        警铃在响了许久之后停下了,马利克知道那是阿泰尔已经逃脱了,当然,他也没想过阿泰尔会被抓住,虽然不想承认,但那可是阿泰尔。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阿泰尔却迟迟没有回来,马利克渐渐感到不安。警铃停止了,这说明阿泰尔确实摆脱了圣殿骑士的追捕,但他为什么没有回来呢?阿泰尔可不是那种做完任务会在外面闲逛的人。是受伤了吗?在受伤之后独自躲起来等待救援,或者干脆昏倒在路边,被某个友善的市民救走……好吧也许是不友善的;还是说警铃停止根本不是因为他逃脱了,而是他们真的抓住了他,把他关在监狱里,他们还有可能已经杀死了他!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一瞬间,马利克再也坐不住了,他丢下手上那张被他蹂躏的不成样子的地图,几乎是冲出联络点——他要赶紧找到阿泰尔!
        马利克走在街上,一边谨慎地四处张望,一边默默计算着阿泰尔可能的逃跑路线。头顶的太阳依然耀武扬威地炫耀着它的存在,马利克几乎找遍了所有他能想到的路线,却哪里都看不到阿泰尔的踪影,长时间在日光炙烤下的奔波使他汗流浃背,甚至还有些头晕,他于是躲到旁边建筑物带来的狭窄阴影中,气喘吁吁地思考阿泰尔到底在哪里。他偷听到圣殿守卫的谈话,欣慰地得知他们并没有抓到阿泰尔,不过这也意味着他还要继续顶着烈日寻找他,那个永远都不让人省心的新手!想到这里,马利克心头冒起一股无名火,仿佛只有把阿泰尔摁在地上痛扁一顿才能消火,可是现在没有阿泰尔,他只能狠狠地踢向旁边的草垛来泄愤。踢了没几下,就好像踢到了草垛里的什么东西,马利克烦躁地拨开稻草,看到的东西却令他大吃一惊:

        “阿泰尔?!!”

———————————————————————

        阿泰尔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夜晚的微风吹走了白天的炎热,带来舒适的清凉,然而这种舒适在他看到马利克神情复杂的脸时一瞬间消失殆尽,阿泰尔甚至有些头疼地扶了扶额角。

         “不,马利克,不要说。”

        马利克本来准备了一肚子的嘲讽,可是阿泰尔却并且先一步制止了他,马利克只好作罢,他看了阿泰尔一眼,扶他坐起来并递给他一杯水。
        阿泰尔喝了一口水,又有点不适应马利克的沉默,犹豫着开口道:“马利克,你知道…我在考虑…给刺客增加一项抗暑训练了…”
        马利克接过他的水杯,用一种极其古怪的眼神看着阿泰尔,看得阿泰尔心里发毛。

        “嘿,说话啊,我在询问你的意见!”

        “是你刚才叫我不要说话的。”马利克终于扳回一局,可随即他又觉得自己好像太过幼稚。果然,阿泰尔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马利克有点窘迫地扭过头去。

        “我是认真的!你没有看到那些圣殿骑士穿着那么厚的铠甲还能跑那么快来追我!马利克你到底觉得怎么样?”

        马利克终于认真的看着阿泰尔了,不过没多久他就“噗嗤”一声笑出来,“抱歉,不过我认为应该从大导师开始,你觉得呢?”
        阿泰尔当然听出他友善的嘲讽,但却没有反驳,他像是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道:“你说的没错,我的兄弟。那你建议要怎么做呢?”

        “像这种训练,当然不可能第一天就让你大中午去晒太阳,总要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比如先从不太热的时段进行训练,然后逐渐过渡到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所以我建议,先从晚上开始,

        “比如说今晚。”

        马利克越说越近,当他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和阿泰尔之间只有不到一拳的距离了。温热的气息打在阿泰尔脸上,气氛一下子变得奇怪起来,空气中的清凉因子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燥热仿佛占据了房间的每个角落。

        “你在挑衅我,马利克,我可不会再给你一次嘲笑我的机会了。”

        “那你可以试试看。”

end

还好刹住了😂😂

时间身份设定可能有bug,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训练方法当然是我瞎编的